52中文网 > 大秦龙雀 > 第一百一十五章 组团自刎
    两柄剔骨刀掉落在青石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百里臣也随之扑通一声倒地,睁大眼睛嘴里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胸膛不停地上下起伏。

    见此情形,两个波斯人趁乱朝其所在方位偷偷摸了过来,在距他只有数步之遥时,突然暴起,眼中凶光大作,提起大刀向他猛然劈下。

    躺在地上的百里臣,余光早就注意到这两个鬼鬼祟祟的波斯人,只是之前那一击已经耗尽了他全部的体力,如今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两把屠刀向自己头上砍来。

    就在百里臣的脑袋即将被砍下的瞬间,一杆长戟突然从旁边飞来,挡在他眼前。

    两柄大刀几乎不分先后地狠狠劈在戟身之上,长戟微微颤抖,多出两道白痕,不过也仅此而已。

    反倒是两个波斯人被戟身传来的巨大反作用力猛地弹开,高举大刀踉踉跄跄地连连后退。

    感受到虎口处传来的剧烈疼痛,两个波斯人知道自己不是对手,急忙使了个眼色,分头跑开。

    但周不易岂会让他们如此轻易地逃脱掉,将脚边百里臣的剔骨刀向后一搓,一脚踢出,剔骨刀立时像一只离弦之箭朝着左边那个波斯人爆射出去。

    在剔骨刀飞出的同时,周不易也挺起长戟向右边那个波斯人刺去。

    转瞬之间,锋利的戟刃便无情地撕开右边那个波斯人的后背,从胸前穿出。

    另外一个波斯人此时也已经趴在地上,嘴里不停地往外吐着鲜血,身体时不时地抽搐几下,脖子上插着的剔骨刀说明这人很显然是活不成了。

    周不易将长戟抽回,波斯人瘫软在地,胸前一个大洞贯穿身体,俨然能看见一些内脏器官。

    走到另外那个波斯人身边,周不易踩在那人背上,把剔骨刀拔出,那人立时瞪大眼睛,扬起脑袋,身体猛地一阵痉挛,旋即无力地低下了头。

    把百里臣扶起,周不易将两柄染血的剔骨刀递到他手中,有些幸灾乐祸地道:“怎么弄成了这副模样?”

    百里臣接过刀插在腰间,狠狠地瞪了周不易一眼,之前看到周不易把自己的刀用脚踢出去的时候,可把他给气坏了,但想到周不易刚刚才救了自己一名,而且自己也不是对手,便忍下了这口气。

    百里臣对着边上的血人啐了一口道:“奶奶的,选错了对手,这小子的功夫诡异的很,差点阴沟里翻船。”

    素来喜欢和百里臣唱反调的周不易这回倒是没有反驳,点了点头道:“能让你使出第二把刀,可见此人非同寻常。”

    虽说平日里切磋,周不易都能将百里臣压得死死地,但那是在没有武器,且没有下死手的情况下。

    真正殊死一搏的话,以百里臣那层出不穷的刺杀手段,他有九成把握能够拉着周不易陪葬。

    而这个波斯人居然能够逼得百里臣使出保命的第二把刀,其武艺可见一斑。

    靠着石门坐下,百里臣心有余悸地道:“要不是阴了他一手,现在躺在地上的搞不好就是我。”

    对方的武功相当奇怪,总是能在不经意间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刁钻角度发起攻击,整个人就好像没有骨头一般,可以做出很多违背认知的动作。

    如果唐霄在这里,一眼就可以看出来,这两个波斯人的功夫里面都融入了瑜伽和柔术的因素。

    百里臣和周不易不知道的是,之前和他们交手的两人正是这次劫狱行动的指挥者,同时也是这一千人中功夫最好的两个。

    和百里臣交手的是总指挥,和周不易交手的则是副指挥,虽然只有一字之差,实力却是云泥之别,因此周不易能够轻易解决副指挥,并不代表他就比百里臣厉害多少。

    “自己注意点。”周不易现在没有心思听百里臣在这絮絮叨叨,丢下这句话后,便再次提起长戟加入战局。

    唐霄从头到尾都跟在王离身后,自从壮着胆子砍出了第一刀之后,他就发现自己似乎对这种利刃砍入人体的感觉有些着迷。

    但是以他目前的武功,毫不怀疑,只要离开王离,不出片刻,就会被人乱刀砍死。

    于是唐霄便开始了猥琐大计,凡是王离交手的时候,他就偷偷地在旁边捅上一两刀。

    王离发誓,他从来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如果在战场上遇到这种人,他绝对会第一时间把对方给弄死,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由于唐霄猥琐的次数过于频繁,使得越来越多的波斯人开始注意到这对组合,暗中朝着两人围了过去。

    当唐霄和王离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的时候,一群波斯人已经将他们围在了一个直径不过五米的包围圈内。

    王离功夫好是不假,但还没到百里臣和周不易那种在人群中来去自如的程度,双拳终归难敌四手,更何况身边还有唐霄这么大一坨累赘。

    就在唐霄即将陷入绝望之时,周不易宛如天神般出现在两人面前。

    正副两个指挥都已经躺在地上,剩下的波斯人中再也没有能够阻挡周不易这尊杀神的存在,长戟挥动之间,这群波斯人便死的死伤的伤。

    黑冰卫的平均实力在这群波斯人之上,虽然在人数上不占优势,依旧形成了压制之势。

    随着时间的推移,波斯人的人数逐渐减少,左右两边的黑冰卫也逐渐向着中间推进。

    这场战斗最终在三更天的时候进入尾声,前前后后总共经历了两个时辰左右,此时波斯人只剩下不到五十个。

    周不易举起长戟,遥指被围在中间的波斯人,冷冷地道:“波斯贼人,放下武器,留尔等全尸。”

    闻言一个黑衣人突然将面罩和头巾摘下,笑嘻嘻地道:“官爷可莫要血口喷人,咱们可不是什么波斯人,咱们都是土生土长的大秦人,是吧,兄弟们?”

    其余黑衣人异口同声地应道:“没错,咱都是大秦人。”

    “既然这狱劫不成,咱哥几个也无颜回去见老大,不如黄泉路上走一遭,正好有个伴。”

    说完这句话,只见这群波斯人纷纷哈哈大笑,同时将大刀架在脖子上,笑声未停,手腕一转,数十道血泉一齐喷出,竟是一同自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