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中文网 > 刺客残月 > 第三百四十三章 结局篇——生与死(上)
    这一路上跌宕起伏,瞬息万变。张英浑身不停地抽搐,更多的鲜血从七窍里流了出来,他好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一只恶鬼,众人看了也觉得害怕。

    张英领略到了“七日疯”的厉害,对梁翊的仇恨更加刻骨。他刚睁开眼睛,便手忙脚乱地指挥道:“快看着犯人,别让他跑了!”

    众人回头一看,梁翊神色淡漠地闭着眼睛,仿佛所有喧嚣都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了。

    张英狰狞地笑道:“我一定要亲手送你下地狱,出发!”

    刑场在北门附近,这一行人从南而来,刑场四周也被围得水泄不通。东西两边的高楼上,分别站着一排弓箭手。张英为了确保这次行刑万无一失,顺便将劫狱之人一网打尽,特意从外地调来一批人马。或许是张羽急于跟梁翊撇清关系,自告奋勇地要来京城,张英见他赤诚,便让他带最好的弓箭手过来,张羽欣然应允。

    张英强撑着不死,看到了站在高楼上的张羽,默默地点了下头。张羽则威严地扫视着人群,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之人。劫狱之人应该也会被这气势给吓倒,躲在人群中不敢轻举妄动。

    梁翊被推下囚车,倒在了一块破草席上。草席上放着五根小臂粗的麻绳,不远处还有几匹马在嘶鸣。别的罪犯看到这阵势,早就吓得屁滚尿流了,可梁翊却像死人一般,木然地让绳索套在自己身上,然后又被粗暴地推倒在地。他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心想,以后总算不用再遭罪了。

    张英宣读完了梁翊的罪状,举起手臂,高喊道:“关城…”

    “门”字还未出口,他就蓦然停住了。一个少年冲破重重阻碍,站到了他的正对面,二人相隔有十丈远。

    那少年脸颊通红,目光阴冷,左手持一把圆刀,右手拿一个酒葫芦。他年纪不大,身材单薄,只身一人,却有种千军万马的气势,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犀利的劲头,那就是——我不怕死!

    “杀!!!”

    少年将酒葫芦抛向高空,一声大喝,打破了刑场的宁静。张英再一次跌落下马,狼狈地高喊着:“行刑!行刑!”

    梁翊原本毫无知觉地躺在草席上,可是套在身上的麻绳骤然收紧,他的身体已经离地。他无法握紧双手,只好拼命闭上眼睛,忍受着骨肉分离的痛苦。

    “啪”一声闷响,他的双脚落在地上。原来小金子甩出圆刀,圆刀飞快旋转,一下便割断了束缚他下肢的绳子。受伤的双脚碰到地面,疼得梁翊一阵眩晕。然而手和头还被束缚着,幸运的是牵着脖子的那匹马还没有走动,他还有喘息的余地。

    梁翊睁开眼睛,一眼看到了在人群中厮杀的小金子。他无力地说道:“要走便走,为何还要回来?”

    小金子以一挡百,身上早就被划了好几刀,可他不在乎。他本来就喝了很多酒给自己壮胆,又杀红了眼睛,根本感受不到疼痛。他一个人的力量终究太渺小,穿过人群,他看不到哥哥,一时心急,背上又挨了几下,棉衣中的棉絮都散落出来。

    正在他着急的时候,包围他的人突然减少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些,他回头一看,一个身影杀得正欢。那人头也不回,冲他喊道:“快去砍断你哥的绳子!”

    小金子一听,便知是蔡瑞来了。他游说了那么多人,却没有一个人愿意来救哥哥,小金子早已心灰意冷。如今蔡瑞来了,他终于不再是孤军奋战了,小金子的眼泪差点儿掉下来。有了蔡瑞做掩护,他默念了几句无为心经,蹿出人群,才发现哥哥四周围满了士兵。

    小金子不慌不忙,冲着哥哥左手边将圆刀甩了出去。那些士兵何曾见过旋转的刀?锋利的刀刃一扫,便溅起一片鲜血。士兵们下意识地躲开,小金子顺利地将哥哥的双手解放了。

    胜利就在眼前,小金子刚要去砍脖子上的绳子,那匹马却像受惊一样,拖着哥哥一骑绝尘。小金子大吃一惊,刚要去追,前面却被士兵堵得严严实实,后面也有人冲了过来。腹背受敌,小金子一阵绝望,心想,今天果然要死在这里了。

    正在此时,他身后刮起了一阵飓风,银白色的刀片穿过雪雾,成为天地间最亮的一抹颜色。那人身法极快,几乎是踏着人头而来,他提着刀划过,小金子身后的士兵纷纷惨叫着跌倒在地。来人负着刀,傲然立在天地间。四周大雪纷纷,他全身覆雪,气度非凡,像一个谪仙人。

    小金子难以置信地眨眨眼睛:“林…林老前辈?”

    林充阳神色如常,那淡定从容的气度却给小金子无限力量。他平静地说道:“有我在,没有一个人敢拦你!快用你的圆刀去砍断绳子!”

    “是!”

    小金子也不知怎么了,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他擦干泪痕,又一提气,便越过了前面的人群。他看到雪白的地面上有一道被拖出的血痕,心中又是一痛,却发现那匹马早已中箭身亡,而哥哥躺在地上,贪婪地大口呼吸着。

    小金子大喝一声“吴氏圆刀,疾如旋踵”,那圆刀便像极为听话的秃鹫,凛冽地飞了出去,并迅速地斩断了麻绳。小金子一喜,急冲冲地冲着哥哥跑去。

    张英躺在地上,含糊不清地问道:“很多人都来了?”

    八字胡答道:“是!”

    “快让张羽放箭!”

    八字胡闻言,急忙站立起来,挥动着手中的令旗,让张羽放箭。张羽紧张地注视着刑场上的变化,他做了一个手势,士兵都端起了手中的弓。

    八字胡急得直跺脚:“放箭!快放箭啊!”

    张羽却迟迟没有发号施令。刑场上,小金子快要跑到梁翊跟前时,他的对面却跑来一群士兵,企图用刀砍死梁翊。张羽果断挥手,怒吼声冲破云霄:“放箭!!!”

    漫天的箭如同过境的蝗虫,小金子听到了箭雨的声音,顿时闭上眼睛,等着被射成筛子。可让他意外的是,那些箭却都完美地避开了他,避开了梁翊,插在梁翊左侧的雪地中,将那些士兵完全隔离在外,让他们无法靠近梁翊半分。

    小金子惊魂未定,回头看了一眼,高楼上站着的正是张羽。他依然拉着弓,盯着刑场上的一举一动。

    来救梁翊的人毕竟寡不敌众,又有一

    (本章未完,请翻页)

    群人从小金子背后而来。小金子管不了他们,全力奔跑到哥哥身边,麻利地将套在哥哥脖子上的绳索解了下来,哥哥的脖子上已经被勒出了一道深深的血痕。小金子听到身后铺天盖地的喊杀声,却只管抱紧哥哥,心里一横,心想,大不了就死在这里。

    又是一阵急促的箭雨声落在身后,那些箭力度太大,将地上的雪花都溅在小金子身上。毫无疑问,这一场箭雨,又在梁翊右边筑起一道屏障,将那些士兵结结实实地挡在了外面。小金子还没反应过来,他的前边、后边也都已经插满了箭,用箭筑起层层篱笆,将兄弟二人围在了里面。

    小金子这才明白过来,对张羽充满了感激。可张羽若无其事,对小金子的示好没有任何回应。

    梁翊那身单薄的囚衣早就被抽得褴褛不堪,他浑身冷得像冰块一样,脸色发青,嘴唇发紫。小金子急忙将棉衣披在他身上,心疼地说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梁翊嗓音沙哑,毫无力气:“你来…又有什么用…我走不出去的。”

    小金子这才看清楚,他的双脚像是被严重烫伤了,不仅血肉模糊,还露着森森白骨。左脚的脚踝断掉了,无力地耷拉在一边。

    小金子心痛不已,却坚定地说道:“不管了,今天要么背你出去,要么咱兄弟俩就一起死在这里,快上来!”

    梁翊浑身瘫软,喘息着说道:“就算被救出去,我也活不过两天了,你何苦要来救我?”

    小金子眼睛一瞪,喝道:“少废话,我不管你什么时候死,但就是不能死在这里,快上来!”

    梁翊苦笑着摇头:“我爬不上去…你就成全我吧,我不想活了。”

    “我不会让你死,你必须给我活下去!”

    听到这个声音,梁翊早已麻痹的心脏又跳动起来。他费力地看了半天,才看到“箭墙”外,站着一个拿刀的女子。她应该是砍死了不少人,身上沾满了血。她看到自己的那一刻,便已经泪如雨下。

    “雪…雪影姐?”

    梁翊努力半天,才重新看到东西。可不一会儿,眼前像起雾了一样,雪影离他忽近忽远。他使劲眨眨眼睛,却又什么都看不见了。他以为心里不会再起波澜了,可当他连自己的手都看不到时,恼怒和恐慌几乎要将他埋葬。

    雪影又砍倒了几个人,冲着小金子喊道:“小金子,快背着你哥上马车!城门要关了,我们要在关城门前将他送出去!”

    小金子不由分说抓起哥哥的手,让他伏在自己背上,说道:“二哥,我刚开始以为只有我来救你,可是蔡瑞哥来了,林前辈和雪影姐也来了,就连我以为背叛你的张羽哥,也在帮我们…你莫要灰心失望,还有那么多人希望你活下去。”

    梁翊脑子里嗡嗡作响,那根弦似乎又要断了。他只记得说了一句话,便又坠入了无尽的黑暗。

    “你终于肯叫我二哥了…这辈子,总算圆满了。”

    ---

    昨晚更新的没有显示,不知道有没有看到?

    明天继续双更~晚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