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中文网 > 重生之文物大师 > 第四十七章 天师头上动土
    张扬问道:“送信的是个什么人?我们需要回信吗?”

    林采薇道:“是个少年人,不过十五、六岁年纪,把信放下就走了,也没有说什么。”

    张扬把自己认识的人,都想了一个遍。

    最有可能的,是秦奋!

    只有秦奋,既和张扬交恶,又有这个实力,敢来挑战张扬。

    上次寻找湘军遗宝,秦奋就是志在必得,他的目的,就是为了让秦家坐上鉴宝界宗师之位。

    如果没有张扬的横空出世,以秦奋的阴险和狡诈,肯定可以成功!

    眼看张扬成为鉴宝天师在即,秦奋当然要想办法阻止。

    还有什么方法,比斗宝更有用?

    如果张扬输了,那鉴心阁名誉扫地,只能关门大吉,张扬也别想再在古玩行里混了!

    秦奋的目的,自然就达成了!

    可是,秦奋真要挑战张扬,也不必躲着藏着,完全可以正大光明前来挑战,为什么要派一个少年人来送战帖呢?

    “帖子上写着,三天后!”白芷道,“张扬,你准备用一个什么宝物来应战呢?”

    张扬心里,已有计较,说道:“我想到用什么来打败他了。不管他带来的是什么宝物,我都要叫他有来无回!”

    “真的假的?你有这么厉害的宝贝?拿出来让我们开开眼界!”白芷咯咯笑道。

    “天机不可泄漏。”张扬眨眨眼。

    “对我也要保密?”白芷嘟了一下嘴,“好了,我饿了,你请客吧!”

    张扬笑道:“我买菜,你做饭?”

    白芷道:“你想得倒美!你不是请了人吗?叫她去做饭啊!”

    说着,她朝林采薇呶了呶嘴。

    “人家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张扬道,“你就放过她吧。”

    “是吧?同样是女人,她是仙子?我是丫头?”

    “可是,我是凡人啊,找的朋友,当然是人间的,不可能是天上的。有个董永,找了个七仙女,结果还不是永隔银河?还有个许仙,胆子够大了吧,居然找了条蛇精,结果呢?我就不多说了。”张扬哄她道。

    “是吗?”白芷听了,心里甜蜜蜜的。

    他拿牛郎织女来比喻,说明什么?

    在他心里,自己就是他的对象?

    而林采薇,长得再好看,也是只可远观的仙女而已。

    斗宝的时间,转眼就到了。

    张扬从学校回来,就看到门口挤满了人。

    “张老板回来了!”看热闹的,大都是街坊邻居。

    因为月费一事,大家都认识了张扬。

    看到他回来,大家让开一条路。

    张扬心想,如此看来,约战的人,已经到了。

    一进门,就看到麻仁和秦奋,这两张让人讨厌的脸。

    “哈哈哈!”秦奋每次发笑,总比哭还令人难受,“张扬,你可算回来了。”

    张扬心一沉。

    不会吧?

    真的是秦奋?

    秦奋看到他那怀疑的目光,连忙摇手道:“你别误会,我们只是听到消息,过来看看热闹的。找你斗宝的,并不是我。”

    张扬淡淡的道:“是你也没关系啊。”

    秦奋摸摸下巴,嘿嘿一笑:“我可没那个胆子,敢在天师头上动土。”

    麻仁也连忙摇手:“不是我啊,我和你是好朋友!”

    张扬微微皱眉,问道:“你们是怎么听到消息的?”

    “这还用去打听吗?报纸上都登了,就差上电视了!”秦奋笑道,“你还不知道?”

    张扬倒是一怔。

    这几天他都在学校,忙着学习,还有文物剧的彩排,对这些琐事,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还登报了?”张扬笑道,“什么人哪?出手这么阔绰!不就斗个宝吗?还大费周章,费那个钱,去登报?”

    “鉴宝天师隐居三百年后,出山第一战,自然要隆重了。”一个甜蜜的声音传了过来。

    张扬打眼一看,却是一个年轻的女生。

    她穿着一套仿古的汉服,端坐在店里的一把紫檀椅上,面前点了一炉香,手里怀抱一把精美绝伦、古色古香的琵琶。

    张扬只看了一眼,不由一讶。

    “这位小姐,你就是约战人?”张扬沉声问道。

    “能有幸和鉴宝天师的传人斗宝,是我的荣幸。”女子声音轻妙,身姿曼妙,总之周身上下,给人一种贵族的气息,还让人一眼看去,就知道此女非凡品。

    她抬起头来,轻轻施了一礼,妙眸惊鸿一瞥,有如夜空中两颗闪亮的星星。

    张扬左右看看:“就你一人?”

    “有这么多看热闹的人,还不够吗?”女子微微一笑。

    “张扬,你有艳福了,能和这么漂亮的女生斗宝!”秦奋挤眉弄眼的笑道,“看看能不能把她赢过来?当老婆,当小妾,都是无上神品啊!”

    张扬不悦的瞪了他一眼:“这么严肃的场合,你能不能稍微正经一点?”

    秦奋掩住嘴,笑道:“好好好,我不说话。”

    林采薇和白芷,都站在张扬身边来。

    张扬低声吩咐道:“闲杂人等太多了,你们几个,都看着点,别让人顺走了店里的货。”

    伍兵和马东点头答应,说道:“我们站在货架前,拦住人,不让他们进里面,人太多,看不住。”

    张扬嗯了一声:“也好。”

    他转头对女子道:“未敢请问,小姐尊姓大名?”

    “我是山口幸子。张扬君,您可以称呼我幸子。”她说着,又轻轻福了一福。

    “岛国人?”张扬蹙了蹙眉。

    怎么又来了一个岛国人?

    她和那个小泉三郎,是不是一伙的?

    论理来说,这不应该啊!

    小泉三郎已经和张扬达成了合作关系,几千万美金,说出就出了,难道,还会在乎张扬这家小店吗?

    张扬就算把全部身家都输了,也就这么一个店,总共不过几百万身家而已!

    因为,店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太值钱的文物。

    就连暗格里的那些漆器,张扬从红楼回来的第二天,就叫伍兵连夜运回西山别墅存放了。

    小泉三郎那么大的身家,还会在乎这么一间小店吗?

    如果不是小泉三郎一边的,那这个山口幸子,又是何来历?

    “幸子小姐,请问,你的宝物呢?带来了吗?”张扬微一沉吟,先不管这些了,应付了眼前再说。

    “张扬君,我的宝物,就在这里。”山口幸子微微一笑。

    她带来的东西,只有一只香炉,一把琵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