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中文网 > 极品阎罗系统 > 第444章 陷阵营的陌刀
    就像吕布所料想的一样,就在同一天,他攻击宜都的同时,高顺和张辽带领的第二军团也发起了对襄阳城的攻击。

    跟宜都的守军差不多,襄阳城的守军也完全没有想到危险居然会来自西面,来自一直被荆州内所有人瞧不起的血旗军。

    仓促之下哪里有什么实在的应对,只能见招拆招而已。甚至局面比起吕布攻击的宜都更加难受。因为襄阳城的当值守将在前一天的夜里在家被人隔断了喉咙。甚至直到血旗军兵临城下守军的将士们才发现他的尸体。

    暴怒的刘表很自然的就直接将守将的死归结到了血旗军的身上,大发雷霆之下不知骂了多少脏话出来。

    紧急增派将领前往城墙驻防,并且散出伺候探查来敌虚实。而后得到的答案是血旗军总兵力只有三万。其中骑兵不足一千。

    这得多大的胆子才敢只带着三万人就来攻打堂堂荆州的治所襄阳?!

    气急败坏的刘表不理手下谋士的稳妥之法,执意将城外北面军镇中的两千精骑调了过来,并且合上城内抽调的八千步卒,出城迎战。他要给这些“卑鄙”的血旗军一个血一般的教训。

    城外二十里,高顺率军迎战,手下是五千血旗军主力和一万民兵。其中包括了高顺一直统领了十来年的陷阵营。

    现如今的陷阵营已经跟十年前大不一样了。本就是当年吕布的精锐,享誉天下,而后归附了刘协之后更是作为核心战力来培养。七年间经过数次筛选,留下一千人,每个都是以一当百的强人,换在别的地方都是可以当大将用的武力。

    而且这些陷阵营军士手中的武器也变了。从最开始的小盾加长刀变成了现如今的长柄陌刀。这种武器整个血旗军中只有他们有资格配备。而陌刀是来自于阎罗大人的提点,靡费恐怖,刘协咬紧牙关才堪堪凑足一千把。

    排列成军阵,菱形。全部步兵。

    步兵对骑兵,这似乎是以卵击石自找苦吃。可是高顺相信自己手里的这些军卒,并且坚信,此战之后,陷阵营的大名必将再次响彻整个天下!所以,固执的他,拒绝了张辽让他带骑兵助阵的建议。

    陷阵营充当尖头,军阵其余部分固守。丈许长枪如林,各自神色平静的等待着襄阳城骑兵的第一波冲击。

    “杀!撕碎它们!”骑兵奔驰中响起嗷嗷的喊杀声,气势如虹。

    面对杀来的襄阳城军队,血旗军的阵型里却是一片默然。眼珠里的杀意却又说明了他们心里的渴望。

    惊涛拍岸!说起来一点也不夸张。骑兵的想法自然就是以最高的冲击力撞垮眼前的军阵。只要将军阵散乱,剩下的自然就是轻松杀戮。

    但结果却完全出乎襄阳城骑兵的预料。他们不但没有能够撞开最前面的两排大盾兵,而且跟着迎向他们的是白花花的恐怖利刃。

    陌刀,原世界唐代的单兵最强武器,每柄陌刀长两米,刀刃部位足有半米。刀身两掌宽,两指厚,刀柄铁木,柄尾配有配种铁饰。总重六十余斤。每次挥刀,均是跟着战鼓鼓点,自右斜上方往左斜下方斜劈,一刀到底,如此反复。

    这种单兵重武器,不是强人根本舞不动,即便能舞动两三下也没办法持久。但陷阵营这些怪物却不觉得六十斤的重量有什么不妥,甚至觉得异常顺手。每一次挥动带起的都是一大片雨落般的血腥。

    菱形突击阵型就是如此,因为没有平直的接触面给骑兵当冲击目标,那必然出现穿刺的入敌军阵型当中的效果。顶在最尖端的大盾兵只要能抗住,剩下的就是菱形尖端两翼手持陌刀的陷阵营军士的恐怖刀芒。

    第一次骑兵冲锋留下的是三百余具人和马的尸体。等冲锋过去,正要重新调转马头提速再杀的骑兵刚刚降下速度,菱形阵却变了阵型,一字排开,前面陷阵营,后面长枪兵,阵型紧凑,如同一面刺墙,徐徐的朝着刚要提速的襄阳城骑兵扑了上去。

    步兵主动去硬怼骑兵?这已经不算是稀奇了,而是从所未见。

    可失去速度优势,心里根本没有引起警惕,还沉浸在即将可以冲垮敌人的襄阳城骑兵,面对如墙推进的血旗军时,结果足以颠覆现阶段这些军人对“步兵”的所有看法。

    “如墙推进,一步一斩,人马皆碎!”

    这是所有手持陌刀的陷阵营军士接受第一堂训练时被灌输的燃血一般的陌刀杀敌的场面。而如今他们总算可以亲手试试了。

    不单单是一千陷阵营,其余的长枪兵和刀盾手,也是一样冷着脸,眼睛死死的盯着敌人的脖子。一旦被长枪兵贯穿,接着就是疯狂的刀盾手扑上斩杀。

    整个过程持续了足足半小时,襄阳城的步兵阵列才跟上来。算是解了骑兵们的困顿。这时撤走,回到己方步兵阵列后面的骑兵已经仅剩九百余。一千一百余名骑兵连人带马全留在了前面的那片死亡般的军阵跟前。

    而后,两军再次对阵。这一次,襄阳城剩下的骑兵都学乖了,不再去冲撞,而是侧翼游击,主战方交给了五千步兵方阵。

    比起骑兵,步兵在面对血旗军的时候更是不堪,接触的一瞬间,就开始一面倒,面对强横的陷阵营的突击能力以及其余血旗军的强悍厮杀战力,兵败如山,领军的两名将领甚至没来得及下达撤退的命令就被几名刀盾手给削掉了脑袋,高高举起。

    “快!火速给新野的刘备,以及江陵求援!快!”一直在城墙上看了整个野战经过了刘表脸色苍白,急切的朝着手下传令兵吼道。

    五千血旗军,一万民兵,几乎全歼了跑出城来挑衅的襄阳城守军。但自己的伤亡却也不少。民兵阵亡一千余,血旗军阵亡三百余,其中陷阵营的军士阵亡三十名。

    高顺铁青着脸领着首战胜之的军卒退到了后面修整。接下来就是张辽的表现时刻了。攻城,以他为主。

    “擂鼓!民兵压上,血旗军随后。把阎罗神雷给老子摆上去,今日便要刘表明白什么叫做“神威如狱”!”

    说实话,跟吕布在宜都的攻城场面差不多。唯一区别在于襄阳城里的守卫力量是宜都城的数倍。即便靠着阎罗神雷炸开了一大片的城墙,可想要彻底瓦解掉守军的抵抗意志却是需要磨的。而磨出来的只能是双方的鲜血。

    张辽深知这一战的关键,根本不容有失。刘表可以放走,所以围三缺一,但襄阳城必须在三日之内拿下。拿不下来,他张辽的脑袋可就要掉在军法之下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