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中文网 > 重生欧美当大师 > 第八十四章 血性(求订阅)
    卢塞恩也这几天的气温也难得的到了三十度,对于喜冷怕热的瑞士人来说,气温到了三十度,是非常恐怖的。

    政府组织了大批的旅游团,安排年龄超过六十岁的老人们,纷纷进入东部山区度假。

    在瑞士阿尔卑斯山的山区,许多地方积雪常年不化,所以哪怕是夏天,仍然有许多地方非常凉爽。

    约纳斯农场位于湖中间,四周空旷,气温虽然超过了三十度,但是也不会感觉太热。但是半岛上面,仍然在举行的音乐节,却进入了最热烈的时候。

    来自世界各国的音乐家们将这里作为了一个展现自己能力的舞台,组委会安排的超过二十个露天演出点,都云集了大批了游客驻足倾听。

    周南就是在这样的时候,返回了约纳斯农场。他乘坐的快艇虽然是直接开到了自己家的私人码头上,但是依旧被许多在湖里游玩的游客看到了他的身影,拍下了一大群人欢迎他的照片。

    的确是一大群人,来客除了瑞士国内的一些官员,还有荷兰的不少官员,包括英国的联络员安德森上尉。

    更多的却是一群黑头发,黄皮肤的华人,在瑞士进行语言培训的三十多个年轻人全部过来了,还有一些是在其他国家进行调研的华人,得到了消息后,从其他国家来到了瑞士。

    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周南都不认识,周南曾经有过几日之缘的陈仲卿作为介绍人,帮周南一一介绍了一番。

    陈仲卿是华人领袖之一陈老的儿子,现在在瑞士学德语的陈汉林,也是他的儿子。在华人群体里面,他的威望比较高,但是,由于他的立场比较偏左,并不是荷兰人比较看好的政府总理人选。

    大家的表情都非常沉重,简单认识后,所有人就一起来到塞纳尔别墅的会客厅。

    周南现在最关注的问题就是,冲突是如何发生的?动手的是哪一方?目的是什么?只有知道了这些,才能猜测这背后究竟隐藏了哪一方的企图。

    在另一世,东印度群岛的政治环境就非常复杂,各民族之间,东西方之间。包括东方与东方,西方与西方之间,各民族内部之间,都有着不同的利益诉求。

    除了利益之争,还有信仰之争,不同的宗教信仰,不同的生活方式,都是东印度群岛混乱的根源。

    在欧洲的主战场相互之间都投鼠忌器的时候,开辟另外的战场,就东西方之间的默契。包括后来发生在朝鲜的战争,其实都是东西方开辟另外战场角力的必然结果。

    这种时代的潮流,绝不是某一个人就能改变的。即使是铁人,即使是杜鲁门,他们个人也改变不了局势。

    周南有着后世的记忆,能做的无非是找出更符合自己民族利益的道路。

    几分电文被摆在周南的面前,分别来自不同的渠道。就连东南亚的华人们,也给周南发来了几封超长的电报,详细描述了冲突发生的过程。

    综合来自不同渠道的信息,周南很快就把昨天发生在泗水的冲突事件还原了出来。

    昨天下午,爪哇族的一支游击队因为粮食短缺,走出了山区,来到了位于泗水西部大约三十公里外的梭罗河流域的华人农场,要求他们支援游击队一批粮食。

    这个农场是以甘蔗种植为主,现在恰逢甘蔗的成熟期,所以这里的华人农场主舍不得丢下这里的收获。

    他们送走了老幼妇孺,组织了周围的华人地主们,成立了一个护卫队,对游击队的要求并没有给出让他们满意的答复。

    这里种的是甘蔗,不是粮食,游击队的要求可以说是无理取闹。他们与其说是要粮食,不如说是故意挑起事端。

    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游击队的谈判代表不悦离去,傍晚时分,就发生了大批游击队员袭击农场的冲突。

    在当地,华人组织了一个两百多人的护卫队,但是对方人多势众,更因为完全没有防备,造成了华人青年死伤惨重的严重事件。

    这件事看起来很简单,敌人也非常清楚,幸存的华人们甚至有一大半都认识袭击他们的人。

    但是,想要复仇,却不是一件能轻易决定的事情。爪哇族是东印度群岛的第一大土著,他们的人口远远超过了华人。

    跟他们作对,也就等于完全放弃了华人在爪哇岛上的利益,树立了一个强大的敌人。

    更重要的是,这件事的背后隐藏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几乎所有的国家都希望华人和爪哇人打起来,美国,苏联,荷兰,都希望华人能跟爪哇人打起来,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浑水摸鱼。

    而且他们每一方代表的立场不同,利益诉求也不同,华人不论做出什么反应都会遭受来自不同方面的支持或者指责。

    而华人的复仇,会不会将自己拖入斗争的漩涡,仇恨的深渊,这些都需要有识之士能够掌握好其中的平衡。

    等周南看完了这些资料,荷兰总领事重申了他们对华人的支持态度。并且拿出了他们因为跟爪哇人的战争,给华人们的经济支持和援助证据。

    数万士兵的后勤物资,光靠荷兰人从国内万里迢迢地运到亚洲,肯定是不切实际的。所以,荷兰也的确在华人的控制地,援建了不少工业设施,主要就是一些军火生产线,和机械加工装备。

    同时,大众公司生产的甲壳虫和大众82,也被荷兰方面采购了一千五百辆。这里面,有三百辆甲壳虫,其他的都是军车。

    这笔订单因为比较紧急,所以给的价格也不低,这个时候也被荷兰人拿出来讨人情。

    陈仲卿很怕周南毫无原则地站在荷兰人一边,在一边心急如焚。但是他很清楚,这个时候,想要撇开荷兰人跟华人们直接商讨,是不现实的。

    即使是不考虑荷兰人的意见,他们也要列席旁听,在第一时间知道华人们的对策。

    而荷兰人最重视的就是周南的意见,因为他们很清楚,周南的意见能够直接影响到大部分华人的想法。

    周南也甚至这一点,所以他才不敢轻易决定,这件事他现在看的还不清楚,虽然他知道,这件事的背后无非是几个大国打架,华人遭殃。

    但是站在什么位置才不会被牵扯,并且还能跟在后面落到好处,他还没有考虑好。

    周南打开了自己的文件箱,从里面拿出了几张稿纸,递到了陈仲卿的面前。“回程在飞机上,我写了一片文章,虽然还没有润色好,但是已经把我想说的都说出来了。你先看看,我们稍后再谈。”

    陈仲卿接过了稿子,看到的是周南那可以拿出去当书法字帖的龙飞凤舞的笔迹,一个大大的标题吸引住了他:论民族之血性。

    何谓血性?字典里的解释是刚强好义,忠义赤诚。中华民族自古便是一个很有血性的民族,他不仅表现在面对外族侵略时的不屈服,更表现为自身改革的勇气和智慧。

    当秦始皇结束战国纷争建立大秦帝国,豪言“朕不仅要征服六国,朕还要征服万国”,是一种敢为天下先的血性;“楚虽三户,亡秦必楚”是一种永不屈服的血性;“士为知己者死”是一种杀身取义的血性;“不为三斗米折腰”是一种不畏权贵超然世外的血性;“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是一种舍身成仁不求苟全的血性……

    坐在欧洲的飞机上,我似乎遥望到了景山上的那棵被折弯的树,当最后一个汉族的皇帝决然地面对死亡,他似乎带走了我们这个民族最后一丝血性。

    当西方各国从十七世纪中叶纷纷开始构建现代民族国家之时,中华民族却陷入了蛮族的野蛮统治,将还没有萌芽的现代之风气重新回归到了天子之一身兼宪法、国家、王者三大物,其家亡则一切与之俱亡的家天下时代。一姓之兴,则亿兆为之臣妾,其兴也,此一家之兴也,其亡也,此一家之亡也。

    两千多年封建制度统治,“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观念的影响在中国根深蒂固。蛮族的入主更是将这种观念重新发展到了极致。

    以血缘和姓氏为核心的封建王朝统治者,只对姓氏、家族负责,不对民族负责。

    表面上说保江山社稷,实则保“大清皇权”四个字而已。就如《清史》记载的《南京条约》签订消息传到北京时,道光皇帝那句感叹“我如何对得起列祖列宗”。

    他们不觉得对不起天下劳苦大众、对不起生他们养他们的这块土地,只觉得对不起自己的祖宗。

    ……

    ……五个日本兵竟可以押送三千中国人去枪决而无一人反抗!这和屠宰牲畜有什么区别?此时我想问:我们民族的血性,到底去了那里?

    我希望但凡骨子里还有一点民族血性的同胞们,都能发挥我们最大的能力,通过各种形式来传承我们民族的自豪感和血性感,当然血性不代表冲动和鲁莽,更不能盲目。

    我相信没有人希望自己的后人像牲畜一样的活着,任人驱使任人宰割,我们血性,不仅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自己的子孙后代,只有将这种民族血性传承下去,我们的民族才会有希望……

    (很喜欢写这样的情节,却又不敢写,我尽量回避和谐,希望能写的让大家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