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中文网 > 冥主 > 第133章 心似浮云常自在,意如流水任东西
    “我是谁?”

    “季寥。”

    “你又是谁?”

    “季寥。”

    “不对,我已经是季寥了,你怎么还会是季寥?你是一头驴。”

    “嗯,我是一头驴。”毛驴点了点头。

    然后猛地摇头,用驴语大骂季寥。

    刚砍柴归来的丫鬟看见自家主人又和那头奇奇怪怪的驴对骂起来,不由暗自叹息,自己好命苦,认了个疯子当主人。

    丫鬟很委屈地劈柴,为什么她过去一个娇滴滴的小姐要干这些粗活。

    看着满手的老茧,丫鬟呜呜的哭起来。

    季寥道:“别哭,劳动者是光荣的。”

    丫鬟道:“那为什么你不用干活?”

    季寥道:“你自己要当我丫鬟的,既然是丫鬟,当然得替主人干活。”

    丫鬟无言以对,这确实是她自找的。

    她道:“为什么驴也不用干活?”

    季寥道:“你能使唤动它干活么?”

    丫鬟看着毛驴,想着这家伙可是会武功的毛驴,不由一焉。

    丫鬟大哭起来,道:“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季寥道:“你开心就好。”

    丫鬟道:“我真死了。”

    她跑到井边。

    季寥道:“可以啊。”

    丫鬟道:“我跳进井里去死。”

    季寥道:“好的。”

    过了一会丫鬟灰溜溜从井边离开。

    季寥问道:“怎么,想通了,不死了?”

    丫鬟脸一红,说道:“水太凉,而且我那个来了。”

    季寥道:“嗯,等你好了,可以烧一桶热水,把自己闷死。”

    丫鬟掩面而走。

    “呵呵。”毛驴说道。

    季寥道:“呵呵。”

    毛驴道:“你不死我也不死,我不会被你逼疯的。”

    季寥道:“我也一样。”

    毛驴瞪着季寥,季寥瞪着毛驴。

    没多久,来了一群人。

    “对,就是他。”有人指着季寥,这是当年山寨里的土匪。

    那群人连忙赶上来,其中为首的人对季寥行礼道:“拜见大贤。”

    季寥充耳不闻。

    “我们是虎丘国的臣子,国君打算将君位禅让给大贤。”

    季寥所在的地方就是虎丘国,并不大,也就一百里地盘,但到底是个国家。

    季寥对为首的人道:“你们国君疯了?”

    那人道:“没有,国君他听说大贤能感化穷凶极恶的土匪,认为你的品德很高尚,所以想将国家托付给你。”

    季寥道:“打一桶水来。”

    在厨房的丫鬟不情不愿的打了一桶水来。

    季寥洗了洗耳朵。

    虎丘国的人面面相觑,不明白季寥的意思。

    那人道:“敢问大贤是什么意思?”

    季寥闭目不语。

    丫鬟嬉笑道:“我知道我家主人是什么意思。”

    她在这里只能跟疯子主人和驴作伴,早就寂寞的发疯,现在有机会在这么多人面前显摆,当然很开心。

    那人道:“还请姑娘示下。”

    丫鬟道:“我家主人品性高洁,听到你们国君打算让位给他,觉得污了自己耳朵,所以要洗耳。”

    那人不由赞美道:“真是贤者。”

    季寥打个哈欠道:“你们回去吧。”

    那人见季寥不答应,只好告辞。

    回去之后,季寥拒绝国君禅让之事传遍虎丘。

    国民们听到了,便觉得季寥是真正的大圣贤,于是都搬倒季寥附近居住。他们认为自己住在贤者身边,就应该讲礼仪,于是互为谦让,邻里和睦。

    虎丘国变成了一处世外桃源。

    他们以此为乐,反倒是忘了季寥的存在。

    后来有人听闻虎丘国的事,便来考证,这才发现,季寥已经不在了。

    大儒听闻此事后,将此前对季寥的评价做了修改,换成“德合一君,能征一国。”

    …

    …

    数十年过去,大儒已经垂垂暮年,虎丘国已为陈迹。

    是夜,他邀了几位朋友,围炉夜话。

    许是感觉自己时日无多,大儒说起年轻时的事,便拿出季寥的事迹,讲给身边的人听。

    其中一个人大笑道:“这种人也不值得夸耀。”

    大儒道:“荣子有什么见解?”

    荣子道:“如果他自己很高洁,怎么会让人找到,所以这种人沽名钓誉。”

    大儒道:“可他确实感化了山寨的土匪,而且也没要国君之位。”

    荣子道:“真正淡泊的人,世界都赞美他,他也不为所动,世界都诋毁他,他也不挂于心,又何必要刻意去洗耳朵呢。何况他当了国君,岂非不是那么贤。而且如今虎丘国安在?”

    大儒不由陷入沉思。

    荣子继续道:“不尚贤,使民不争。虎丘国正是因为人人想做贤者,故而最后再度争端起来,从而沦为陈迹。那人真是贤者,难道预料不到这种事?”

    …

    …

    “当初主人说虎丘国会很快消失,我还不信,现在回来看,果然消失了。”

    旷野,一人幕天席地,身边是一只老毛驴和一个老丫鬟。

    这人也老了,其正是季寥。

    话是老丫鬟说的。

    季寥道:“这是可以预料的事。”

    老丫鬟道:“那为什么主人不去阻止?”

    季寥道:“这原上青草,年年枯黄,我都没去阻止,所以我何必去阻止一个国家的兴衰。”

    老丫鬟道:“可主人这么有才能,但我感觉你来这世上,什么都没做,真是可惜。”

    季寥道:“你错了,我们一直以来,想去哪就去哪,这不是最快意的事么,就像是风一样轻盈自由。”

    老丫鬟道:“但我还是觉得可惜。”

    季寥道:“你觉得可惜,那是你的事,而我要走了。“

    老丫鬟道:“主人要去哪?”

    季寥淡淡一笑,往前面走去。

    他居然飞起来。

    这世界本无道法。

    但季寥用的也不是道法。

    他已经化进自由自在的风中。

    心似浮云常自在,意如流水任东西!

    若明白何谓自在,自然能脱身轮回。

    毛驴看着季寥飞起来,忽地也明白过来。

    “还是输了。”它知道自己就算明白,也慢了一步,何况还是在季寥示范下才明白的。

    老丫鬟先是看到季寥飞走,然后又看到毛驴飞走。

    她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自己所见。

    难道疯子主人是神仙?

    …

    …

    无边苦海,救苦天尊睁开眼,低语道:“原来那金阙玉册里藏的是太乙救苦天尊的道,真是教人意外。”

    金阙玉册脱胎于大梵隐语无量洞章,而大梵隐语无量洞章乃是佛陀的根本法。

    佛陀和太乙救苦天尊却是互为道敌。